创业者也能扮演天使投资人

去年开始,我想在 Moko365 的基础之上,以天使投资模式,从事一些专案开发工作,所以有一些朋友,以为我转行做创投了。但是天使投资对我来说,并不是投资行业,而是一种全新的创业形式。所以,我自已喜欢用 Startup 来对比天使投资(Angel investors)。

一个颠覆传统的时代,是创业家的时代,现在就是一个传统不断被颠覆的时代,所以我相信,未来十年,甚至二十年的时间,创业家将不断制造有用的创新产品或服务。而更彰显这个时代特点的是软体创新事业。如果你有一个想法,并且也有一笔很小的资金,你就可以很快推出软体到市场上去测试顾客的反应。

于是,提供小额冒险资金的天使投资人,以及精实模式(Lean Startup)的概念,变成现在当红显学。所以,我的公司只要准备一笔小额的预算,就可以让一个概念(Idea)付诸实行,或许是睹一把的心态,也或许是真正看好一个专案的潜力,但是本质上就是一个创业的行动。所以,天使投资区别对我来说很简单,它是一种创业的新模式,而不是创投行业。

许多人注意到这些不断出现的新创公司,有它的独特价值,所以愿意透过小额投资的方式,去支持这些新创团队。所以这有点像是掏金文化。小额出资者在创新软体的世界,用力挖金矿,哪怕乱枪打鸟,压对一个团队,就像挖到黄金一样,所有投资都能获得巨大的回报。

近一年来,我也和许多创投或天使投资人接触,个人非常认同天使投资人对新创企业的价值,在西方国家,有非常多成功的天使投资案;我发现,成功的天使投资人,他们和新创团队站在一起,他们认为是和团队共同在创业。这点非常的重要,把天使投资当做一个职业,把自已变成创业者之一,是天使投资者的精神。

天使投资者此刻是和创业团队站在同一阵线,并且提供自已的人脉与经验,这是天使投资的另一个精神,「扮演导师(Mentor)的角色」。我们会发现,有许多投资案,特别是在台湾,投资者(出资人、金主)与创业团队,一开始就是一种对立的关系,并且在双方利益谈判上,互不相让,这对软体创业者来说,是一个不利的现象。所以双方如果不能互让一步,寻求合作、创造利益,金主就是在跟自已的钱过不去,创业家是和到手的机会过不去:变成二边都是睹客,睹一把看看会不会中奖,公司会不会成功。

很令人兴奋的事情在台湾发生了,过去台湾产业不具备天使投资环境,所以产业欠缺创造力,失去转型能力;而现在,不断有产业经验丰富的天使投资者出现,并且积极寻找台湾与国外的投资对象。台湾政府对技术创业与新创事业,也提出了非常友善的政策。这或许能让台湾从硬体制造的经济,进入到软体创新的经济。

和天使合作

笔者在台湾接触了许多天使投资人,或是天使投资团队。我也在转换自已的想法,以天使投资的角度,去看待自已未来的创业活动。同时,更希望未来能和更多的天使合作,并且也希望他们都能思考:天使投资也是自已在创业,是一种创业活动,而不是出资者。

软体创业者在 Zero stage 时,找对天使投资者,会有很大的加分效果,因为等于你邀请了有影响力或丰富资源的伙伴,加入到创业团队,成为创业者之一。浮士德的交易是将自已的灵魂交给魔鬼,以换取惊人的才华与能力,所以又叫魔鬼交易。

天使投资人与创业家并不是魔鬼交易的关系,所以创业家不是在把自已的灵魂出卖,换取资金与丰富的资源。所以在未来和天使们的合作过程中,我不会因为天使的个人喜好,去改变自已的信念,也不会动摇原有的核心价值,如果我是天使的身份,我也不希望创业团队,因我的个人喜好,失去自已的灵魂。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天使就是魔鬼,我就是和魔鬼在做交易了;并且,原本想当天使的我,也成为魔鬼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