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发会创业天使投资半年没人敢申请,想拿政府投资先交出20%股票你愿意吗?

我国近年为了鼓励创新创业,于早情曾编列了新台币十亿元的天使投资基金,而如今因为经费问题,相关补助方案改为创业天使投资方案,结果开办至今申请人数居然挂零。

消息指出,由于转为投资方案后,从原本的给钱补助,改以政府与民间天使投资人共同投资的方式,为此政府将会成为持股人,虽然有规定政府不得持股超过20% ,但相关规定已引起新创业者在申请时的疑虑。

行政院国家发展基金匡列新台币10亿元的创业天使计画基金,预计明年退场,但今年3月通过的第二期创业天使投资方案,开办8个多月来却乏人问津,申请案挂零。

「创业天使计画」是为协助国内创业团队及新创事业取得创业资金及经营辅导,由国发基金从民国103年匡列10亿元办理。

创业天使计画原期程5年,但经3年多,额度已要见底。国家发展委员会检讨后,国发基金管理会今年3月通过,再推出以投资取代补助的「创业天使投资方案」,原本创业天使计画将在新方案上路后慢慢退场。

不过,一名了解相关讯息的官员告诉中央社记者,这一方案从3月开始接受业者提出申请,到目前为止,虽然有些团队洽谈,但没有一家业者申请。

他说,新创业界较青睐原本计画方案的补助模式,而第二期方案转为投资形式后,国发基金持股不低于天使投资人,虽然持股比率不超过20%,但对想主导经营策略的新创业者会有顾虑,以致裹足不前。

国发基金副执行秘书苏来守接受中央社记者访问时说,国发基金再匡列10亿元创业天使投资方案,目的是借重天使投资人专业经验共同投资,提供新创企业创立初期营运资金及后续辅导咨询与网络连结。

他说,创业天使投资方案是针对设立未超过3年,实收资本额或实际募资金额不超过8000万元的企业进行先期投资。第二期与第一期不同,过去是直接补助新创业者,这次是与创投等天使投资人共同投资新创事业。

苏来守表示,创业天使计画所剩额度不多,后期审议会较审慎,但需要配合之前申请企业的实际动拨金额,预计明年才会完全消化完毕。

创业天使计画执行3年多来,国发基金网站公告资讯显示,到今年10月底止,累计审议案件达2977件,通过316案,平均通过率仅10.61%,累积受辅导金额已达9.48亿元。

其中,环境保护与绿能类组占20.83%为最多,其次为生医与医疗(材)类组占16.3%,接着是电机电子资讯类组占10.7%。

孕育台湾第一只独角兽!国发天使投资启动,10亿资金挺新创

国发基金宣布启动创业天使投资的方案,一改过去「补助」给钱了事的态度,期望透过「投资」的方式与天使,新创共同合作,给予台湾潜力新创最急迫的初期资金。

行政院国发基金会于今(22日)正式启动「创业天使投资方案」,编列5年10亿元,锁定国内新创公司或主要营运在我国的境外新创事业为主要投资对象,跨越产业,地域的限制,为新创事业挹注初期营运的重要资金。

预算花完再加码!天使投资方案正式启动
国发会主任委员陈美伶表示,创新创业是促进产业升级的原动力,国发会与政府陆续办理了「加速投资台湾专案会议」,「亚洲矽谷推动方案」,「优化新创事业投资环境行动方案」等多项扶植新创的方案与政策,打通资金,法规等环节,为台湾创造新创萌芽的最佳环境。

本次「创业天使投资方案」,除了提高对单一企业投资上限至新台币1,000万元,同时也开放了产业别限制与地域性,简化行政流程,降低新创企业申请所遇到的限制。

创业天使投资方案
创业天使投资方案的投资原则。
行政院国家发展基金
同时也会大幅度借重天使投资的经验,共同挖掘具备潜力及国际实力的新创事业,导入资源与辅导能量。

陈美伶更发下豪语,希望今年匡列的10亿元资金都能找到投资标的,明年将加磁更多预算协助台湾新创产业。

首度投资目标:INSTO,微电能源
「创业天使投资方案」在今日才正式启动,不过已经完成第一次投资评估审议会,决议投资两家申请的新创公司,主打FinTech,全球首创以手机App提供线上分期付款及定期付款服务的台湾盈士多科技有限公司(INSTO);以及微电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专注于硬体监控技术,提供太阳能方面的数据与一体化的营运,维修服务。

针对两家公司,国发基金与天使投资人的配合投资比例,将依个别申请案提供的条件有所不同。

而“创业天使投资方案”所投资的对象,须符合下列3点:

设立时间未超过3年
在国内登记,或者主要营运活动在我国
实收资本额未达新台币8,000万元台币
创业天使投资方案
创业天使投资方案的投资对象,以设立时间未超过3年的新创为目标。
行政院国家发展基金
从「补助」走向「投资」,国发基金更积极接触新创
2014年国发基金就有协助新创的计画,不过主要以「补助」性质为主,接着转向「投资」,陈美伶说「投资才有互动关系」,透过新创,国发基金与天使投资三者合作,往共同目标向前迈进。

其中,与天使投资的合作,除了借助天使投资的经验,找寻更多的「伯乐」外,也会借助天使投资的经验,对新创团队进行营运辅导,若发展得宜,也会协助其上市上柜。

目前合作的天使投资包含创投公会,矽谷创业家SVT天使群,台杉投资管理顾问股份有限公司等,同时也开放其他天使投资人进行申请,审核过后,国发基金也会接续跟投。

创业天使投资方案
创业天使投资方案的天使投资人资格。
行政院国家发展基金
陈美伶表示,对于年轻人的创意,创新,创业,政府应该做最好的后盾,「希望两年内可以培育出台湾第一只独角兽」。

创业者也能扮演天使投资人

去年开始,我想在 Moko365 的基础之上,以天使投资模式,从事一些专案开发工作,所以有一些朋友,以为我转行做创投了。但是天使投资对我来说,并不是投资行业,而是一种全新的创业形式。所以,我自已喜欢用 Startup 来对比天使投资(Angel investors)。

一个颠覆传统的时代,是创业家的时代,现在就是一个传统不断被颠覆的时代,所以我相信,未来十年,甚至二十年的时间,创业家将不断制造有用的创新产品或服务。而更彰显这个时代特点的是软体创新事业。如果你有一个想法,并且也有一笔很小的资金,你就可以很快推出软体到市场上去测试顾客的反应。

于是,提供小额冒险资金的天使投资人,以及精实模式(Lean Startup)的概念,变成现在当红显学。所以,我的公司只要准备一笔小额的预算,就可以让一个概念(Idea)付诸实行,或许是睹一把的心态,也或许是真正看好一个专案的潜力,但是本质上就是一个创业的行动。所以,天使投资区别对我来说很简单,它是一种创业的新模式,而不是创投行业。

许多人注意到这些不断出现的新创公司,有它的独特价值,所以愿意透过小额投资的方式,去支持这些新创团队。所以这有点像是掏金文化。小额出资者在创新软体的世界,用力挖金矿,哪怕乱枪打鸟,压对一个团队,就像挖到黄金一样,所有投资都能获得巨大的回报。

近一年来,我也和许多创投或天使投资人接触,个人非常认同天使投资人对新创企业的价值,在西方国家,有非常多成功的天使投资案;我发现,成功的天使投资人,他们和新创团队站在一起,他们认为是和团队共同在创业。这点非常的重要,把天使投资当做一个职业,把自已变成创业者之一,是天使投资者的精神。

天使投资者此刻是和创业团队站在同一阵线,并且提供自已的人脉与经验,这是天使投资的另一个精神,「扮演导师(Mentor)的角色」。我们会发现,有许多投资案,特别是在台湾,投资者(出资人、金主)与创业团队,一开始就是一种对立的关系,并且在双方利益谈判上,互不相让,这对软体创业者来说,是一个不利的现象。所以双方如果不能互让一步,寻求合作、创造利益,金主就是在跟自已的钱过不去,创业家是和到手的机会过不去:变成二边都是睹客,睹一把看看会不会中奖,公司会不会成功。

很令人兴奋的事情在台湾发生了,过去台湾产业不具备天使投资环境,所以产业欠缺创造力,失去转型能力;而现在,不断有产业经验丰富的天使投资者出现,并且积极寻找台湾与国外的投资对象。台湾政府对技术创业与新创事业,也提出了非常友善的政策。这或许能让台湾从硬体制造的经济,进入到软体创新的经济。

和天使合作

笔者在台湾接触了许多天使投资人,或是天使投资团队。我也在转换自已的想法,以天使投资的角度,去看待自已未来的创业活动。同时,更希望未来能和更多的天使合作,并且也希望他们都能思考:天使投资也是自已在创业,是一种创业活动,而不是出资者。

软体创业者在 Zero stage 时,找对天使投资者,会有很大的加分效果,因为等于你邀请了有影响力或丰富资源的伙伴,加入到创业团队,成为创业者之一。浮士德的交易是将自已的灵魂交给魔鬼,以换取惊人的才华与能力,所以又叫魔鬼交易。

天使投资人与创业家并不是魔鬼交易的关系,所以创业家不是在把自已的灵魂出卖,换取资金与丰富的资源。所以在未来和天使们的合作过程中,我不会因为天使的个人喜好,去改变自已的信念,也不会动摇原有的核心价值,如果我是天使的身份,我也不希望创业团队,因我的个人喜好,失去自已的灵魂。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天使就是魔鬼,我就是和魔鬼在做交易了;并且,原本想当天使的我,也成为魔鬼了。